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十年鴻爪 史跡三遷-歷史系林韻柔校友
2005-06-10 公共關係室

 十年三次遷居,不知這能不能算是個記錄,除了負笈他鄉的莘莘學子,一般人恐怕是難有此況,但東海歷史系在近十年就是如此。

 筆者1995年秋天進入東海歷史系就讀,一開學即隨著學姊到系圖整理書籍,那是在視聽大樓,代號V,現時人文大樓所在原建築。

 那年夏天,歷史系的系圖與所辦分別由文學院與農學院遷至視聽大樓,文學院的台灣史研究室也隨之而立。那次系上搬遷裝箱打包時,筆者尚是前途茫茫的高中生,無緣參與;但開學後拆箱上架,卻是實實在在的工作了數週,也因此初入學便有機會與系圖架上的各類書籍「相識」。


當年歷史系圖書館

 大學四年,系圖是系上師長與同學們交流感情的場所,V106、V104更陪伴著我們遨遊中國通史、西洋通史、中西現代史、隋唐史、田野調查、原住民文化等精彩課程。階梯教室、肩並肩緊挨著的空間、搖晃的塑膠椅、下雨滴水的系圖,雖然不夠舒適,卻充滿溫馨,那是屬於我們前後幾屆歷史系友的共同回憶。

 2000年夏天,筆者進入碩士班三年級,V大樓也即將拆除重建,歷史系再度搬遷。暫時棲身之所相當克難,也極為匪夷所思,代號P,男生宿舍16棟改裝。學生蹺課休憩的安樂窩,搖身成為知識傳授的殿堂,弔詭得令人發噘。這次的裝箱與打包,可是恭逢其盛。系上老師、助教與同學們,整整忙了一個暑假,規劃、打包、搬運、上架、整理,箇中辛勞,只有參與其中者才能瞭解。

 再回到V大樓,只見到鐵皮圍牆的隔離。

 研三那年,如火如荼擠著論文的我,無暇也無勇氣出現在系上暫棲之所。論文寫作期間,老師隔週一次的諄諄教誨,卻也沒有增加我到所上的機會,因為老師的研究室遷到L。在L三樓東南角落,那牆壁斑駁,時時掉漆的研究室,有我永懷的回憶。

 2003年,筆者負笈北上,離開這個我已視為家的地方,第一次深切感受對東海的眷戀。也因此,彷彿彌補些什麼,我總尋找各種機會回到東海,聽著所辦學長的一聲問候,每每讓我忘卻身處「異鄉」的苦悶。

 2004年夏天,歷史系三度搬遷,這次,歷史系終於有屬於自己的家。這個與東海同齡的學系,終於可以不再流浪、不再遷徙。看著現處人文大樓的系圖,回想過去需要與雨水奮鬥的V204,心中感觸良多。十年來,歷史系師生雖非「居無定所」,但也無法安居不遷,更不用說狹隘的空間與持續的漏水問題。

 東海創校開始,即標榜人文教育。代表東海創校精神的文理學院,隨著時代發展與學校型態的轉變,不再受到如以往般的重視,但文理大道兩旁的合院建築,仍默默守候著東海,那是東海的傳統與精神。人文大樓與科技大樓的新建,正象徵東海文理基礎學科在五十年的默默耕耘後,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現今歷史系圖書館位於人文大樓

 歷史系的學長姊與學友們懷念著過去克難、溫馨,充滿回憶的V 大樓,但也對現處人文大樓的歷史系充滿期待與希望。如同我們對歷史的觀察與態度,東海歷史系十年三遷,反映的正是東海大學十年來的進程,就算系友有再多的回憶與不捨,歷史的發展仍持續前進著。

 記憶中的V大樓,仍存於《東海風》與敦煌出售的卡片中;現在的人文大樓,承載著歷史系的未來與發展。

 大度山上,十年受教,存著淡淡的思愁,懷著深深的感恩。


睽別五年,舊地重遊,視聽大樓已改建成人文大樓。(作者為前排左二)


 


 

本區最新新聞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