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大度山傳奇-第四回:全校齊升旗.五路同進財
2005-04-13 公共關係室

第四回 全校升旗創造歷史 「五路進財」待遇拉平


 話說東海自推行「真民主」,全校各單位、各層級以及師生之間,溝通無障礙,分享決策權之後,大度山揚溢著團結合作,一家和樂的氣氛。人人關心東海,全心奉獻,校園呈現蓬蓬勃勃的朝氣,覺得學校的前途一片榮景。可是在一次「師生座談會」中,一位「系代表」忽然提出:「校長、我們系內的溝通已經很好,但不同系同學之間的溝通卻缺乏正規的管道,也沒有一定的時間。而且不同系、不同班級的同學之間更沒有彼此接觸的機會。校長、您看應該怎麼辦呢?」這個問題可把我問倒了,只好訴諸「集體的智慧」。於是我向在座近百位學生代表發問:「同學們、剛才這位系代表提出的問題很大,你們有甚麼解決的辦法嗎?」忽然、一位女同學站起來大聲說:「校長,我哥哥在師範大學讀書,他們每星期有一次全校師生升旗、升旗之後,高班生和低班生以及不同系的同學都有在一起活動的時間,所以師大學生不分年級和系別,彼此之間,都相當熟悉。校長、東海也舉辦升旗好嗎?」


 「舉辦升旗?」在東海可是大大的問題。因為東海自民國四十四年創校以來,二十三年之久,在「自由學風」吹拂下,從來沒有全校師生一起升過國旗。教育部雖然三令五申要各級學校定期舉行師生升旗典禮,大度山卻我行我素,相應不理,頂多每天早晚由軍訓教官二、三人,到大操場把國旗各升降一次,應個卯而已。


 升旗的問題既經提出,我立刻依民主程序,由參加師生座談會的學生組織一個「專案小組」來研究是否可行?並指定訓導長為召集人,以一個月為期提出報告,一個月後,專案小組的結論出來了:全校升旗,有助全校同學的團結,建議試辦。以每月舉辦一次為準,凡住校的學生都應參加,住在校外的同學和師長自由參加。升旗典禮不得超過十五分鐘,請校長主持。升旗後,校長作十分鐘的校政報告,然後解散。參加的學生可自由交誼十五分鐘至半小時。


 這個決議要執行可不那麼簡單:首先、每月一次的升旗在星期幾呢?在幾時幾分呢?升旗那天如何與上課不衝突呢?如何使住校的學生準時起床趕到升旗場呢…等等?這個大度山破天荒的「升旗行動」必須有「配套措施」。在「行政會議」中一再討論後,決定在每月的第一個星期二上午八時舉辦「全校升旗典禮」,每個星期二上午八時至十時,全校不排課、作為各年級學生的自由聯誼時間。至於起床問題,就只有勞動各位軍訓教官去學生寢室「勸駕」了。


 我到校的第二個學期,第一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二上午八時,東海大學舉行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全校升旗典禮,校長與學生完全一樣,穿著米黃色的「東海大學制服」,準時到達大操場,與住校男女學生兩千多人舉行升旗禮,三長和多位教授也趕來參加。當樂隊奏起「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子弟,東亞稱雄!」的悅耳國旗歌時,司儀官高喊「敬禮」,青 天白日滿地紅的美麗國旗首次在大度山冉冉升起,二千多位師長和學生都舉手致敬,我不禁熱淚盈眶!東海人的心在國旗的見証下,更加親愛精誠團結在一起了!


 那天、東海人創造了歷史。今天、二十多年後,每逢當年參加過升旗的校友談起來還是眉飛色舞,津津有味!真是最甜蜜的回憶,這樣莊嚴的升旗,一直到教育部不再要求大學舉行升旗才停止。


 從「真民主」機制的建立到「全校升旗」,東海人的「心理建設」已告勝利完成。全體師生以振奮、快樂的心情走向充滿希望的未來。但是、懸在教職員心頭的那塊大石頭如果不能拿掉,總是一個大大的遺憾!這塊大石頭就是學校的財務不良,同仁待遇低於國立大學四分之一以上,必須設法解決。


 前面提過,蔣經國總統特准貸給東海新台幣四千萬元,解東海於倒懸,但這筆錢不能拿來發教職員的薪水,只能供建設之用。要提高待遇就必須「開源節流」「自立更生」。透過「行政會議」和「校務會議」中的「集體智慧」,我們提出了台灣民俗文化中最推崇的理財原則,那就是眾所熟悉的「五路進財」。


 大度山的「五路進財」自然不能從向「財神爺」燒香、膜拜著手,而是經過精密策劃的結果。「五路」進財的內容如下:


 第一路:學生的學雜費收入;約佔總收入75%。
 第二路:政府的補助;約佔總收入10%。
 第三路:學校辦理推廣教育的收入,約佔總收入8%。
 第四路:學校經營事業的收入,約佔總收入5%。
 第五路:各方的捐助,約佔總收入2%。


 這五路之中,表面看上以為第一路最容易,因為學生繳費是最靠得住的收入。可是那時這一路卻問題最大,因為、一則東海創校即採「小班制」,學生人數與國内私立大學比較都是人數最少的。創校前十年「聯董會」補助東海95%的行政開支,教職員待遇超過其他大學三倍以上。據說東海司機的月薪比台大校長還多呢。可是十年以後聯董會逐年大幅減少對東海的經費支持。我到校時聯董會已不再補助一毛錢。這樣一來、東海的財務每下愈況,只好從大量減低同仁的待遇入手。吳德耀、謝明山兩位校長設法增收學生,校內外的阻力都很大,我到校時全校日間部學生約三千人,夜間部約一千人,小班制已告放棄,仍然入不敷出。因為當時的政府採「低學費政策」,私立大學的預算想拉平,日間部至少要有六千名學生。那時台灣的幾所私立大學,包括淡江、文化、逢甲的學生已超過一萬人;輔仁、東吳也有六千名以上,只有東海遙遙落後,而大量增招學生又為教育部不許。這個矛盾必須克服,東海的「第一路進財」才能達成目標。


 於是我開始向教育部展開遊說。那時的教育部長是朱匯森先生,他的後任是李煥先生,兩位都是我的老友,對東海很同情也很支持,我們每年的增系增班計畫,都獲得核准,在四年之內,大度山日間部的學生到達了六千人。第一路進財圓滿達成了目標。


 「第二路、政府補助」比第一路更困難,雖有貸款東海四千萬元的前例,但是要政府補助私立大學成為制度卻是比登天還難。然而、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的堅持以及私立大學團結奮鬥,尤其是蔣經國總統支持之下,我到校八年之後,政府每年補助及信貸給各私立大學的經費達新台幣數十億元,每校、包括東海在內,每年分配到數千萬元到一億多元不等,其過程非常曲折有趣,詳情見拙著《從憂患中走來-梅可望回憶錄》第四部、第十六章,第二四三頁至二五一頁,就不在本文中重複了。第二路也就順利走通了。


 第三路、也是東海的創舉,要從「推廣教育」擴大東海的財源。今天、二十一世紀初、國内公私立大學無不大辦推廣教育,爭取財源,可謂五花八門無所不用其極,有些技術學院連「美體美髮」和「葬殯班」都辦起來了。至於「烹調」「旅遊」更是紅火!可是二十六年前東海要與台灣省政府合辦「省政人員進修班」以及與省議會合辦「碩士學分」都受到校內外強烈的反對。詳情在本書第九回和十三回中將分別敘述。這裡只談推廣教育對東海財務方面的貢獻。


 經過無數阻力與困難的克服,東海為了服務政府與社會,我到校五年內創辦了下面幾種「推廣教育」,是全國各大學的「開路先鋒」;對第三路進財貢獻很大;詳見本書第九回:


 (1)台灣省政府人員進修班;
 (2)台灣省政府在職人員碩士學分班,
 (3)中央政府中部機構人員碩士學分班;
 (4)「企業講座」企業現職人員各種進修班;
 (5)地政人員講習班;
 (6)工業工程管理人員講習班。

 上述各種推廣教育,獲得相關政府與企業機構服務人員的熱烈回應。我在東海十四年中,參加過講習的人超過五萬人,對本校財務的幫助,自然不在話下。


 第四路是本校經營事業的整頓;東海在我到校以前三年就創辦了農牧場,也有自己的小學︱東大附小。但我到校那年詢問兩單位的業績,農牧場每年要校本部補貼新台幣三百五十餘萬元以上,附小也要補貼二十萬元。因此、兩個有收入的單位變成了「賠本單位」,得不償失,不能成為「第四路進財」。


 然而「路是人走出來的」;人家辦農牧場、辦小學能夠賺錢,為什麼東海就要賠錢呢?很明顯是人謀不臧,於是我大力進行改革。在三年之內,兩單位都有盈餘。農牧場曾有一年賺新台幣二千七百萬元的最高紀錄,小學也有一百餘萬元的進賬,加上創辦了「學生銀行」,一年有二、三百萬元的收益。就憑這三個單位,東海年入二、三千萬元;第四路進財便很穩定了,其詳見本書第十一回。


 至於第五路呢?各界的捐助、那時節因台灣社會尚不很富裕,校友們的年事尚輕,有財力的校友極少,募捐的成果自然不夠理想,但我仍不放棄,採取「目標導向」的原則向外勸募。


 所謂「 目標導向」是先確定本校建設目標。由於目標正大,才好向有財力的友人和政府單位開口,其中最值得記述的、在於為興建圖書館和中正紀念堂的對外募捐:


 (1)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先生是我很尊敬的長輩,又是東海的家長(他的長子王必成先生是化工系第三屆)。他為本校興建「中正紀念堂」、二話不說慨捐新台幣四百萬元。


 (2)台泥董事長辜振甫先生也是東海家長(他的兒子、女兒、女婿都是東海人),曾擔任東海董事多年,慨捐新台幣一百萬元。


 (3)孫邦華大使是我的好朋友,他在台北市中心的房子兩棟,捐給東海,市價超過二千萬元。


 (4)有趣的是、台灣省政府主席邱創煥先生特撥新台幣一千萬支持興建「中正紀念堂」,但有一個先決案件,要和我喝一杯「深水炸彈」的酒(這種酒是一大碗啤酒內裝一大杯烈酒),要一口氣喝完,必須大酒量的人才有此海量。我的酒量很差,為了爭取省府支持,就不顧一切倒進喉嚨!一杯酒換一千萬,為了愛東海是很值得的。


 (5)最值得一提的是「東海婦女會」:在全校師母們的愛校情操之下,經常定期舉辦「義賣」,義賣的物品很多,包括師母們自製茶葉蛋、點心、手工品以及各方面捐贈林林總總的物品。十四年下來,婦女會捐給學校的款項總額竟達新台幣二千餘萬元。真是奇蹟!在台灣數十所大學中,婦女會對學校貢獻之大,無校可及!


 十四年來東海募捐總數超過新台幣三億元,對東每各項建設有極顯著的助力。「五路進財」實現了,東海財務困難解決了。我到任四年後東海同仁的待遇已與各國立大學大致相等。五年以後、薪津待遇與國立大學完全拉平之外,學校的福利超過公立大學,包括:子女可進第一流的東大附小;新進教授可配得眷舍一棟並有十萬元的「安家費」,供購家具之需。這樣一來很多台大、師大教授甚至中央研究院士都願來東海專任教職!是另外一大奇蹟。


 欲知以後有何妙事?請看下面分解。


 

本區最新新聞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