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大度山傳奇-第三回:精誠所至.民主為開
2005-04-13 公共關係室

        第三回    真民主人人參與決策   杜密函師生精誠團結


    話說東海自創校以來,即以「自由辦學」相標榜,創校初期擁有徐復觀、梁容若等民主人士擔任教授,學校言論相當開放,在國內各大學中獨樹一幟。因此,在戒嚴時期,東海頗以「言論自由」為傲。


    民國六十七年我到東海時,「自由」雖仍受尊重,「民主」卻一點也看不到。整個校園彌漫著一種「對立」「相互攻訐」的氣氛;「黑冊」「黑函」滿天飛。學生貼「大字報」攻擊學校當局,教職員出「黑冊」攻擊校長和總務長。全校淪為互不信任的情境。一個以奉  上帝的名建立的大學居然變得愛心蕩然,我不僅大吃一驚,而且,老實說,我有點不知所措!


    面對如此可怕的校園文化,我的對策是甚麼?記得到差不久的一個晚上,我在例行的的睡前祈禱中,請求  上帝對前述亂象指示迷津。祈禱後,忽然美國建國元勳傑夫遜總統(Thomas Jefferson ,1801-1809任美國第三任總統)的名言在我腦海中顯現:「民主的毛病必須用真正的民主去醫治。」對了!我要用「真正的民主」來解決東海的亂象。


    可是「真民主」是什麼呢?我想起在密希根州立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時,多次與指導教授們辯論;那是一九六0年代,蘇聯共產帝國正如日中天,全世界有三十多個國家已被共產黨赤化。莫斯科的宣傳家們大聲駁斥西方民主國家的虛偽;譬如說、民主的四權: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共產國家都比民主國家實施得更徹底:即以選舉權來說,美國選總統、只有50%左右的選民參加投票,而蘇聯選主席,投票率往往達98%,所以他們說共產黨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在這種「似是而非」的辨証下,西方的政治學家們提出了另外一些標準,來界定民主的真諦:結論是:民主必須合乎下面三個指標:即在一個團體(或機構)中:


1.人與人之間真正平等,不因地位不同而受歧視或壓抑。


2.人與人之間溝通無障礙,即有完整的溝通管道。


3.人人有參加決策的機會,不受少數人的操縱或控制。


 對了、東海成立了二十三年,學校行政有沒有上述的民主機制呢?我花了幾天功夫來瞭解,那時的東海,最高決策機構的「行政會議」和「校務會議」都只有極少數的一級主管參加;教員、職員、學生全沒有與校長及高級行政主管溝通的管道,更不要說參加決策了。一切由校長和極少數的一級主管決定學校的大小事務,難怪會「怨聲載道」,終至黑函、黑冊、大字報滿天飛了!


    於是我在經過過詳細思考和一再祈禱之後,作了一些大膽的決定,在行政會議中正式宣佈:


第一、「教授會」和「學生會」應各派代表二至三人參加行政會議和校務會議,他們的代表與校長及一級主管具有同等的發言權和表決權。


第二、校長和一級主管定期與各系所的學生代表們「對談」,定名為「師生座談會」,原則上每月開會一次。「座談會」的決定,學校應予遵重並付諸實施。


第三、各系應成立「系務會議」,由各系師生代表組成,公開商討系務的發展。


 這三大政策公佈後,引起一級主管的強烈反彈,他們認為學生與教授的代表參加最高決策機構,就是校政大亂的開始,尤其師生座談的結論,學校要尊重實施,學校財政立即就會破產云云。教授們對系務會議也有煩言,認為系上學生可以對系務發言,師長的尊嚴何在?

 
    可是,我的態度很堅定;我認為大學教育是為國家社會培養未來的領導人。大學四年就是要培植他(她)們知道如何做事、如何做人、如何負責任、如何解決問題,只要他(她)們是正常的、愛校的,他們一定不會亂來。而在師長以身作則,面對面的誘導之下,一定可以獲得最佳的共識,使學校行政能獲得全校師生的認同與支持!


    在「平等、溝通、參與決策」三大民主信念之下,東海的行政會議、校務會議、師生座談會、系務會議,在一個學期之內,都開得如火如荼,熱情揚溢,內容充實,沒有發生偏差。且其決議都能一一落實,全校充滿了「東海是我們的東海」的情緒,所有的不滿和批評,全部消失於無形,至於「大字報」再也看不到了!


    其中最具戲劇性的是「師生座談會」,由校長親率教、訓、總三長以及文、理、工、商四學院的院長與各系的「系代表」(那時有18個學系,每系系代表一人)和一至四年級各派「班代表」一人,共九十人,對談兩小時以上;不僅是全國首創的校園民主機制,恐怕在全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民主文化。一級主管們赴會前都戰戰兢兢,我對當時學生卻充滿信心,堅信座談會不僅不會「失控」,而且一定可以產生「意志集中」的實效。


    果然、每月一次的全校師生座談會,在那時的「茂榜廰」舉行,學生代表發言中肯、熱烈,提出的檢討都是善意,,提出的建議更是具有建設性,大家發揚了高度的愛校精神。每月開會的結論都作成紀錄,由校長批交相關單位落實執行;下一個月開會時要檢查是否已照決議做到。這樣一來,師生代表相聚一堂,面對面提出問題,解決問題,一切以東海的進歩和發展為目標,誰也沒有一點私心,其結果、無論學校行政、教學內容、學習態度,全校師生都不敢隨便了,大家一心一德,要把東海成為一個十全十美的大學。


    經由坦誠、民主、透明的全校師生座談會,東海揚棄了不相溝通、相互攻許,轉化為意志集中、全心愛校的團體,這是東海的首創,更是大度山的奇蹟!


    關於密函方面,我到校時,每天都會收到四、五封,是由各系或自稱某系的師長或學生,對系內同仁的匿名控告;什麼不負責任啦,任意缺課啦,私生活不檢點啦,甚至思想有問題、有「親匪」言論等等。


    「密函」是戒嚴時期的產物,寫匿名信,用貼五毛錢郵票的平信,寄給情治機關或機關首長,來打擊或抹黑自己看不順眼的同事或長官。那時代有一句流行的話:「我拿五毛錢幹掉你!」因為情治機關為了「疏而不漏」,接到匿名信後一定會公開或秘密去調查。於是一封五毛錢的匿名信就會搞得一個人心神不寧,疑神疑鬼,甚至整一個機關雞飛狗跳。這種情形居然會在東海大學出現,使我很驚訝,也很傷心。於是、我決心杜絕這種惡劣的作風!


    我的辦法是:對校內外寄給我的密函,在行政會議嚴肅宣佈:


(1) 所有寄給我的匿名信,我一律不看其内容,立刻交給人事室銷毀。


(2) 所有具名控告的信,一定追查到底,分出是非黑白。凡無根據的控告,原告應受校規處分。


(3) 所有寄給情治機關的匿名信,情治機關如要到東海來查,必須先獲得我的同意,不然學校不會和他們合作,如屬具名的控告,學校一定協助徹查到底。


 我的宣示,絕對做到。不到半個月,匿名信全部消失。加上前述的民主機制,各單位之間、各行政層級之間、校長與師生之間、師長與師長之間、師長和學生之間,以及學生和學生之間,一律「溝通無障礙」;全校師生緊密地團結在「一心一意愛東海」的旗幟之下,東海成為一個相互關切、相互支援、彼此協助、彼此愛護的團體,真正的民主在東海實現了,傲視全國,應該是奇蹟之一吧!後事如何?下文分解。

 

本區最新新聞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