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

大度山傳奇-第二回:孔雀屏立奇功
2005-04-13 公共關係室

第二回 講風水新校門傳奇 擋「三箭」孔雀屏立功


 且說我於民國六十七年二十七日接掌東海以後,有兩件要事必須從速解決:第一件是財務狀況惡劣,同人的待遇比公立大學至少要低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第二件則是東海的「門面」,也就就是「校門」必須快快修復。關于第一件在本文第四回中會有詳細的報導。第二件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政府於民國六十年中期建築台中港,為了海港的交通便捷、決定修建自台中港直達台中市火車站一條長達三十餘公里的「十線大道」,也就是今天眾所周知的「台中港路」。要開闢如此寬闊的大路,土地必須大量徴收。東海校地恰好在大道的中段,自然首當其衝,東海校地被徴收兩次,面積高達一萬餘坪,只要看東海前面的中港路,呈向左(南向)彎曲的大弧形,就不難瞭解當時徴地的玄機,東海對面的地主們一定有某種運作,大慷東海之慨!而東海的校門正在必須拆除範圍之內。


 東海校門原為一根筆直的柱子,位於「約農路」直通台中港路的交會處。這個簡樸的校門已有二十二年的歷史,民國六十七年初夏拆除之日,那時的校長謝明山博士忽然於他台北寓所附近散步時,跌了一大跤,把右肩胛骨跌斷,痛苦萬分,不能辦公,必須在家休養治療。於是校內謠言紛傳,說校長跌跤完全是校門拆除之故。在這種情境下,修建新校門就特別值得研究了。


 我到校不久立即在行政會議中成立一個「新校門興建委員會」,自任主委,委員由總務長、會計室主任、建築系教授多人擔任,並決定「評圖」,俾能集合多方面的專業智慧。一個月後「評圖」決標。時任建築系主任的詹耀文老師的設計圖拔得頭籌,於是決定立即發包興建,預期九月初學生入校時、新校門可與大家見面。


 設計圖決定後,但校門要放在何處?成為全校同仁極其關切的焦點。因為有謝校長跌倒的事例,同仁們的建議很多,而「有志一同」的建議則是要找一位風水專家來指導。


 基督教大學可以講風水嗎?但在全校「輿論」的大壓力下,興建委員會只好決定請風水先生,可是「請誰呢?」事有湊巧,那時學生「新餐廳」的老板小王出面「請纓」,原來他老爸、在大陸時官居上校工兵團長,設計過無數的房屋,對風水極有研究,且有著作兩巨冊,看來是合適的人選。


 王老先生依約駕臨東海,帶了羅盤、皮尺等工具,還有二、三位助手,看來是一位「老手」。興建委員會的人全部到齊。「王老」在擬建校門的地區,架起羅盤到處看,助手展開皮尺到處量,約有半小時之久。他似乎胸有成竹的問我:「梅校長,你們要新校門發揮甚麼功能?」我們都楞住了;經過商量一下,興建委員們的共識是:能為東海帶來財富,「王老」聽說、笑了一笑,連說「好辦」。又架起羅盤,拉開皮尺,一再丈量,最後指定他站立的腳下,說:「梅校長,就是這裡!我保証三個月以後東海的財務可大大改觀,如果不實,可砸我的招牌。」他指的校門口,就是今天的校門口 ,以彎曲的漏斗形連結中港路和約農路。因為中港路高出約農路很多,從約農路看出去,東海校門就像一張大嘴,把校外的財富吸進來。王老先生有此豪語,大家半信半疑,可是三個月後那筆「橫財」從那裡來呢?


 卻說我到東海後,經過兩個月的策劃,為了改善財務訂定了「五路進財」的大計(詳見第四回)。其中重要「一路」是申請政府補助。可是那時節政府對私立大學有「學店」的偏見,不僅無一文補助,還不時冷嘲熱諷。我忍不下去,就在那年八月,我寫了一封很懇切的信給蔣經國總統,詳細分析東海辨學的精神,東海絕不是「學店」,祗是由於美國聯董會停止資助東海,使學校財務發生危機。我請求經國先生站在國家領導人的立場,補助或貸款新台幣八千萬元,讓東海能度過當時的財務危機。


 經國總統擔任國防部長時,邀請我出任「法規司長」,算是「老長官」,他對我很瞭解。接到我的信後,立即交行政院研究辦理。行政院秘書長馬紀壯上將正是國防部時代的副部長,跟我也很熟悉。他馬上召集財政部、教育部、主計處等相關機關,討論我的請求。不出所料,各機關的代表都不支持。一連開了四次會,毫無交集。第五次開會時,我實在忍不住了,便大聲說:私立大學中也許可能有學店,但東海絕對不是!我們是正當辦學,為國家社會儲才,東海的貢獻很大,各位可以去調查。現在有財務困難,政府不應坐視。既然大家一口咬定東海好像是學店,我覺得這種會也就不必開了!請把我的報告退還給經國先生好啦!說完,我就離開座位,準備離席。馬秘書長從後面一把將我拉住,說:「可望呀,你不要生氣嘛!問題一定可以解決的!」那天的會果然作成下列決議:協助東海大學的事,由財務部、主計處及教育部提出具體辦法,報行政院轉呈蔣總統核定。


 我覺得大家可能是敷衍我,對政府補助的事沒存很大的希望,所以在東海並沒宣布我所作的努力。就在校門完成後三個多月,即民國六十七年十一月下旬,行政院正式通知我:總統已核定貸款東海新台幣四千萬元,分七年還本,利息部份由政府負擔60%,東海負擔40%。


 那年代、四千萬等於東海每年總收入的一半,真是久旱甘霖,全校歡聲雷動,東海財務危機解除了!而經國先生這次裁示,為政府支持私立大學創了先例。現在政府每年撥助全國私立大學校院數百億元,就是從此開始!東海在這方面創造了歷史。至於是否與新校門有關?就只有憑你(妳)的想像了。


 至於「孔雀屏」的故事則更加玄妙,不可真信、卻值得一述。


 話說我到東海接事後,立即住進「校長官舍」,那棟兩層樓的木造房舍,有一百多建坪,樓下是客廳、書房、圖書室和餐廳,樓上有五間大寢室,寬敞得很,屋前屋後都有花園,雖然沒有整理,卻也綠蔭滿地,佔地總面積達一公頃,是一個很好的住所。


 這棟樓房是第二任校長吳德耀博士向美國友人募捐建成,他和第三任謝明山校長都先後住在裡面,我是第四任,當然很高興的遷入這棟大房子。那時我的五個兒女都在國外讀書,只有我和梅師母兩人進駐,總覺得有點空盪盪的。


 事有湊巧,我到東海後三個多月,我在美國的好友李文凱先生自華府回國,特來大度山看我。同進午餐後,我們兩人坐在客廳聊天,他忽然站起,在客廳周圍及室外看來看去,令我有點發毛。因為我知道他是一位風水專家,一定發現了甚麼問題。「文凱兄,有甚麼地方不對嗎?」我問。「我要請教你一件事,你要忠實回答我。」文凱說。我頓覺緊張;「甚麼事?有那麼嚴重嗎?」「請問過去住這棟房子的人是不是都很不痛快離開的?」他說。我想了一下,對了!吳、謝兩校長離開東海,都受了很大的委曲,我便簡略向他說明兩位校長的離校經過。「那就對了!」文凱站起來大聲說。「我要再請教你一個問題:你搬進來後,是否發現了很多毒蛇?」我想過去幾個月在屋前屋後曾經看到過多次台灣毒蛇「雨傘節」。有一次、我晚上十點多鐘從辦公室回官舍,還差一點踹上一條呢!


 他聽了後,坐下,很正 色的說:梅校長,我知道你是虔誠的基督徒,不相信風水。可是這次你一定要相信我,這棟房子的門開得壞透了,可能是洋人設計的。你看房子的「大門」、「中門」和「後門」,連在一條直線上,中國風水名之為「三箭穿心」,住在裡面的人一定很不安穩,會很不快樂離開。而且房舍前後,毒蛇盤踞,對住戶的情緒影響不小啊!


 我聽到他的分析不禁「毛髮悚然!」我說:「文凱兄,這個惡咒有解嗎?」,他說:「解決此厄其實不難,請去買一塊足以鎮攝惡靈、特別是毒蛇的屏風,在第一、第二道門的中間,就可把這惡咒解除了!」我如奉綸音,那個周末,我親率莊濟安總務長到三義木雕店選購一塊屏風。可是甚麼樣的屏風可以鎮攝毒蛇呢?讓我想起一九四四年訪問印度時,發現印度人喜歡在家裡養孔雀,因為據他們說、孔雀是當地最毒眼鏡蛇的剋星!於是我和莊總務長就買了一塊雕一對美麗孔雀的木雕屏風運到校長官舍,端端正正放在第一和第二道門中間,此後十四年我在東海可說相當太平安穩。


 民國八十一年我離開東海時,我是前此歷任校長中唯一獲聘為「榮譽教授」,又發給獎金和配給退休宿舍的,真是快快樂樂的離開,沒有半點不高興。我的後任沒有重視那塊屏風,住進官舍之日就把「孔雀屏」送進了儲藏室。結果他離開東海時也很不愉快。等到第五任王亢沛校長就職,聽到「孔雀屏」的奇譚,馬上從儲藏室把它請出來放在官舍的原位。王校長做滿了三任、九年,高高興興的退休,與我相同、受聘為榮譽教授。各位讀者,你(妳)們覺得那「孔雀屏」真的有那麼大的法力嗎?


 現任程校長遷入官舍後,也許有「高人指點」,那屏風仍紋風不動,坐鎮原處。聽說還特別油刷了一下呢?這段奇譚,居然會發生在大度山,信不信就只好由你(妳)了?


 欲知還有甚麼奇聞?請看下文分解。
    


 

本區最新新聞

 

<< 回東海五十 心情手札